你的位置:www.3637.com > 波音娱乐平台 > > www.3637.com

张志安:探讨媒介融合环境下舆论引导新泛式

佚名 发布于 2017-11-07 11:14:58

张志安:探讨媒介融合环境下舆论引导新泛式

自我孤立、闭关自守绝不是伊甸园,既办不好自己的事情,也无助于世界的和平发展。

张志安:探讨媒介融合环境下舆论引导新泛式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张志安  我们最近和中科院一起建立了研究社会心态的工作室。我们在尝试如何把受众研究进一步细化,进一步研究网民在看到正面新闻和负面新闻时的情绪反应,他们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他们是理性的还是感性的,我们很希望在正情绪和负情绪,理性和感性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和分析我们网民对这些信息是积极还是消极的。  在观念基础上如何去引导舆论的泛式,比如说愤怒,在产品舆论泛式当中我们觉得是负面,但是其实愤怒有利于情感宣泄。

其实真正的舆论引导恰恰就是引导网民让他们意识到对待好的消息认为是内因,是稳定,是普遍的,对待坏的消息认为是外因,是暂时,是特殊的。

这个需要我们从新的角度,能够把一些西方国家研究成熟的舆论引导科学成果能够纳入到我们现在舆论引导工作当中来。

  我们现在跟广州合作的情绪云图分析,从科学角度认为舆论引导该怎么做?  首先是把握重要问题。如果我们网络公共空间当中没有持久的公共议题供我们去表达,我们无法通过这些议题达成共识,我们怎么进行舆情引导呢。  从机制再造角度,我想我们期待是能够把握问题设置公共议题,能够鼓励更加理性实名表达,为什么公民在网上表达需要隐藏身份,如果更理性更真实表达自己不好吗?  但是地方媒体有没有自己真正有效并且可以坚持和复制的话语权,我觉得未必,我们应该探索。

比如说现有话题,我们如何适应它,建设它和服务它,现有问题如果是局部问题,从整体来看待它是否更加理性,当前的问题是否是制度问题,我想这些都是我们去直面的典型话题。

  从整体上来讲,我们今天需要控制沟通模式结合,对于如何科学理性沟通我们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从泛式的转变,从信息调控转向心态调试,未来社会心态已经成为评估社会发展进步过程当中的重要指标。

所以如何把传统方法和新方法结合在一起,这是提高我们舆论研判预警性努力的目标。

  从引导逻辑上来讲,如果你问我什么是引导,引导是让公众能够更理性通过多元归一框架提高他们的认同感,不管是个人发展还是国家发展。

我们要共同塑造公共网络空间,传统媒体,微博微信,两微一端,所有新旧媒体所共建的公共空间到底对中国社会未来发展是否有凝聚社会的可能,这是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让我们一起努力吧!。